【】 | 【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魅力定州
【定州故事】《战国第八雄》—— 第四卷 霸业初显 第五章 太子弑君
发表时间: 2019-08-31 来源:定州发布  
字体:[][][]
[打印] [关闭]

  2700年前

中国正处在战国时代
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
也是战乱频仍的乱世
除了大家熟知的燕赵韩魏秦齐楚等七国之外
在定州这片大地上
还有一个国家不屈不挠地屹立在这乱世
与其他大国角斗
为了荣耀和生存而努力
在这样的一个国家
都发生过哪些感人至深的故事
有哪些英雄人物在在这片土地上纵横捭阖呢?
现在,就让我们做好准备
一起来走进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吧

 

   

   

     第五章 太子弑君

 

  

  姬丘欲得天子亲封的名分,又怕引起诸侯的侧目而招来干扰,于是趁着齐鲁等诸侯还在与吴撕扯利益之时偷空去往洛邑觐见天子。洛邑经王子朝之乱已显破败,周天子生活窘境初显,洛邑的祭祀之器具竟然还需从晋国求借。姬丘来时已谋划好,要等赵氏不在新田之时,以重金求见天子,恢复从前白狄应有的名分。 

  姬丘离席之后,就对外宣称微恙,把姬塬留在武城与诸侯周旋。姬丘嘱咐观虎和狐苒:“武城系漩涡深处,不比顾都。太子未曾交际诸侯,你们要时刻提防劝诫,让他时刻自重尊礼,不可落人口实。观虎,你曾到过齐鲁,太子若有错处,可以军法处置。 

  姬塬从未去过洛邑,此时也很心动,忙说:“武城交由二位将军就可,父亲长途跋涉,就让儿子跟着一路去服侍您吧。 

  “会盟未散,你我都走了,难道让诸侯追到洛邑边上堵住我们吗?”姬丘皱眉,叹道:“凡事不可以私欲而论,更要顾全大局。 

  姬塬被斥责一顿,只好作罢。第二日观虎陪着姬塬与诸侯饮酒赏景,狐苒镇守行馆。姬丘拿了之前从荀寅处得来的卫国路证,悄悄去往洛邑。 

  君臣数人泛舟大河上,赏两岸风景。柯诺兹虽然早已习惯穿交领短袄,但还从未穿过宽袖长袍,头上的发髻束得极紧,带着鎏金镶玉的高冠,横竖都不习惯,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。姬丘见柯诺兹浑身抖动像是捉虱子一样,忍不住笑了,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一路上动个不停? 

  柯诺兹憨笑道:“一向上山下山,短打利索惯了,没想到这一身层层叠叠很让人不惯。 

  “用兵打仗穿成这样自然不妥,但觐见天子须得如此。狄人虽游牧数代,却有隗、狐二氏教化周礼,所以该懂的礼都懂。你与王氏首领系方国以外之族,从未见过天子,这也是我不带他人只带你来的原因。 

  柯诺兹宛如孩童般得意:“还是我够幸运,可以到洛邑大开眼界,看看天子的气派。洛邑城不知有什么好玩的东西,也带几件给我小孙子。 

  姬丘见他憨态至此,忍俊不禁:“你以为天子说见就见?洛邑你想进就能进?需得先禀告行人,在郊外馆驿暂住,呈贡与大夫得天子应允,才能择日与觐见天子。中山与天子同姓,因而可在东门外等候入宫,入朝之前还需享受汤沐之礼才可。 

  “汤沐?”柯诺兹皱眉撇须,很是迷惑。 

  “入宫前,天子要冕服大装,我们也要熏沐整理。天子体恤诸侯远道而来之苦,故赐行馆温泉熏沐是为汤沐之礼。要在这河洛中原出入,可不拘小节,但不能不遵礼。”姬丘心里存着的是白狄祖先的遗志:“你可知道,我们白狄曾经只配在西门外等候。一任大邦终生只见天子一回。倘若天子无暇,可能赐礼抚恤,狄人连面都见不着,将贡品呈给小行人了事。如今我们已居冀州之中的唐尧顾地,不属方国,也与天子同姓,早该为五等爵位之内了,再怎么样也该位列侯伯。 

  柯诺兹腹内茫然,连连摆手:“哎呀,实在太复杂,诺兹可记不住。到时臣跟在您后边儿,一句话也不多嘴,可行? 

  姬丘知礼仪教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也不再多讲。柯诺兹却指着远处隐现的一片宫墙灰瓦道:“大邦,那远处一片繁华,似乎比顾城还要恢弘的,可是洛邑? 

  姬丘定睛一看:“那不是洛邑,应该是卫国之朝歌。 

  “卫国的都城不是濮阳吗?怎么朝歌会如此气派?这么看,远不止五里。 

  “卫国在洛邑眼皮子底下,又受晋与齐的觊觎,还不知藏拙,竟如此露富僭越,危险了。 

  君臣二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柯诺兹时不时指着远处的桑田谷子地询问农事,又指着远处钓叟的渔船颇觉新鲜。中山之舟至浪滔之间,离洛邑约还有二三舍之远。东风吹得正是时候,舟行颇速。姬丘的小舟之后却有一艘精致的大船,船体是中山之舟的两倍不止,有二三十个舵手划桨,三面白帆如翅,头一面帆的桅杆上悬挂一面火焰刀戟符文的旗帜。大船的舟头也站着一名华服使者,冲着近在咫尺的姬丘喊道:“中山大邦万不要往洛邑去,速速掉头回武城。 

  姬丘闻听心里一惊,心想,他只带了二三十个人出行,此船上是何人,竟敢劝他掉头?柯诺兹听罢早已命弓箭手埋伏在舱内,火速罩上贝壳护甲护在了姬丘身前,冲着那华服之人喊道:“你是何人?胆敢管我主之事? 

  “吾乃公子长卿之幕僚,特来给公子弗留带来一句话。中山太子旅祭岱宗,诸侯已知,请公子弗留速劝中山大邦回返,否则武城之盟废矣。 

  柯诺兹只管严阵以待,姬丘早已明白话语中的难题,只说了一句多谢,立即命舵手返程。柯诺兹忙问:“大邦,出什么事了?不去洛邑了吗? 

  姬丘此时已怒发冲冠,只恨不能化为鹏鸟直接飞到武城,口直大骂:“无知逆子!竟敢旅祭岱宗! 

  柯诺兹从未听说过岱宗二字,更不懂何为旅祭,掂量不出事情的分量。岱宗是鲁国泰山的别称,是东岳之神,自商周以来,唯有天子才能登泰山祭天,名曰封禅。齐鲁等国因名分很高,国君也被允许以游玩的名义祭祀泰山之神,却不能祭天封禅,名曰旅祭。然而姬塬身为中山太子,并非国主,尤其还在中山尚未得到天子觐见赐予正式名分之前就登上泰山旅祭,其行为比季孙肥以《雍》诗送客还要不雅僭越。此时孙氏竟不顾诸侯议论,使密使来送急信,可见在武城事情已经被诸侯拿住了把柄。洛邑就在眼前,姬丘却只能望而不入,先摆平武城的诸侯要紧。 

  姬丘划桨撑摆棹,急行数十里,果然在傍晚时分遇到了从博陵而来的诸侯。宽广的河面上,诸侯之船排得满满一河道。卫国使者公孙氏排在最前头,拦住了姬丘的去路,正要以姬塬旅祭之事逼问姬丘。姬丘却怀抱着白狄琥珀司,气定神闲地笑起来:“寡人不过嫌闷,来这大河之上吹吹风散散闷,怎么诸卿贤君竟如此舍不得姬丘,一路追到这里来了。此时春风拂面,山峦微翠,正是游赏好时机,莫非晋卫二使欲在这大河之上以河中之鲜慰劳姬丘?哎呀,姬丘实在有幸啊!”说罢旁若无人的弹起了琥珀司,铜片拨弄出脆音借着水声与风声,十分耐听。虽非瑶琴之曲,却也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慌张与胆怯。 

  公孙氏气势矮了半截,心有不甘地反问:“中山君只是赏景么?难道不是要去别处? 



责任编辑:王曼
  相关报道
• 【河北创城·常态创建】“红马甲”今起陆续上岗,定州打造文明交通靓丽风景线 2019-08-31 19:39:00
• 定州在全省率先使用智能门锁辅助保障房管理,杜绝违规行为,实现“居者有其屋” 2019-08-31 18:41:00
• 共创文明城,定州广电在行动 2019-08-31 18:29:00
• 定州又一窝点被端,现场查扣“黑气瓶”181个! 2019-08-31 18:07:00
河北省定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石狮文明网 海门文明网 永城文明网 长垣文明网 德阳文明网 瑞金文明网 攀枝花文明网 潮州文明网 绥芬河文明网 包头文明网